史偉,博道基金副總經理,一個有著19年的金融從業經驗的資深投資經理。像大多數基金經理一樣,他的行業起點也是證券公司的研究員。2005年,他開始擔任華寶興業基金公司基金經理,當時在華寶興業基金,他就屬于黃金一代投資經理。2008年加入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,他也成為交銀施羅德基金黃金一代基金經理的領軍人物之一(曾擔任交銀施羅德權益部副總經理)。2013年,他轉戰私募,參與籌建博道投資,擔任股票投資總監,并管理了多個主動選股的產品,成立以來都取得了不錯的業績,史偉也在2015年獲得了私募金牛基金經理的獎項(《中國證券報》2016年評)。2017年博道投資由私募轉為公募,成立博道基金。

 

作為業內非常有名的成長股投資選手,他對于投資有怎樣的獨到的思考和見解呢?六個問題小博帶你一起去看看。

 

從您05年開始做公募基金基金經理算起,您已經做了十四年多的投資。您總結自己的投資方法是什么?

尋找優秀賽道的未來領導者。

 

就像巴菲特說到的長坡厚雪,很多投資經理都會提到“好賽道”的重要性,您對于“優秀賽道”的理解是什么呢?

我對“優秀賽道”主要是三點:

1、賽道的商業模式具備良好的經濟特征。

借用巴菲特的觀點,一個經濟特征良好的商業模式具備如下兩個特征:

這個行業提供的產品和服務的價格相對穩定和可控。比如高端白酒,它的價格可以持續上行;比如空調,他的價格可以保持穩定。但是有些行業就不符合這個特征。

公司擴張不需要過多的資本投入。首先這會排除掉很多重資產的行業。

2、需要具備行業壁壘和競爭力

了解行業壁壘會對投資很有幫助。如果行業的壁壘沒那么高,那么其中的玩家具備極強的競爭力也可以。

3、需要有足夠的發展空間

如果這個行業天生很小,那么它其實不太可能出現一個大市值的公司。這點我通常會根據美國、日本包括歐洲的一些行業的市值進行對比,某一個行業他們如果有一些很大市值的公司的話,相對可以樂觀一些。

 

那對于“未來領導者”的判斷可能對投資經理洞察力的要求就非常高了,您是怎么判斷“未來領導者”的?

“未來領導者”我主要是從兩點看觀察:

1、目前或者可預見的未來,它有極強的競爭力

如果現在就有這個行業內最強的競爭力固然最好,如果現在沒有以后有也可以。這種情況在科技領域是比較普遍的。像比如亞馬遜剛創業的時候,其實誰都不知道他是在網上賣書,但后來的話它具備了較強的競爭力。

2、目前或者未來有強悍的財務指標

強悍的財務指標就是ROE(凈資產收益率)和ROIC(資本回報率)要足夠的高。為什么我加了一個未來?比如再回到亞馬遜,它其實漲了成千上萬倍,它ROE并不高,但是它所做的事情大家都堅信未來的財務回報是會非常的強勁。

選擇優秀賽道,其實從投資的角度上講就是優秀的行業。那么通過實踐檢驗,符合以上“優秀賽道”和“未來領導者”這5條標準的往往集中在消費、醫藥和科技這三個領域了。如果能找到“印鈔機”的商業模式的話,它將是優秀的價值創造者。比如谷歌就是一個印鈔機的商業模式。

 

您是業內非常有名的成長股投資選手,對于成長股投資,您有什么獨特的視角或者投資秘訣嗎?

首先,從行業角度上看,需求是國內喜歡炒作的熱點,比如現在新基建很熱,但是這種需求的持續性和質量如何并不好說,對于企業長期估值的影響并沒有那么大。而企業賺錢與否更重要的是供給的格局。

比如餐飲,這個行業其實非常大,但是高盈利的企業并不多,它的行業規模可能是白酒的10倍,因為白酒一年全國的銷售收入可能也就幾千億,餐飲可能是幾萬億級,但白酒行業有很多大市值的公司,茅臺的市值現在已經快追工商銀行了。它的特點是壁壘跟門檻特別高,所以我們在分析投資機會的時候,更多的應該去關注供給側, 而不是需求的邊際變化。

第二,從企業的角度,盈利能力強是一種基礎。買股票就是買企業,企業的重量上升的快,ROE持續的很高,它帶來的回報自然就高。但是如果我們找到這樣的企業,它未來能不能保持;如果盈利能力暫時不高,未來的盈利會不會起來。 這實際上是一種戴維斯雙擊。

對于消費行業,我們不用去找低ROE的企業。因為消費行業本身ROE就不低,重要的是行業壁壘和競爭力。如果這兩點都具備,其實剩下的就是考驗你的定力。這種股票只要拿得住,長期的表現會比較優秀,但也不要以為自己能一下子賺很多。

而且消費行業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就是品牌溢價。因為ROE高隱含的條件是凈利率高,凈利率高代表品牌的定價高。從投資的角度講,能夠溢價的品牌才是好的投資品牌。

對于醫藥和科技行業,它是研發驅動增長,需要動態評估公司的進化能力,比如公司的戰略是否與行業的發展趨勢相匹配。這需要投資者有非常深邃的洞察力,這也構成投資經理的能力區別的重要標準。

因此,消費行業看定力,醫藥和科技行業看判斷力。

 

通過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不同階段的投資考驗,您是如何控制回撤的?

經過多年摸爬滾打,我對回撤也有新的理解。從前我覺得可以通過控制整體倉位來控制回撤。但是多年實踐下來發現很多時候,當你覺得可能“扛不住“的時候,其實是買入機會。那么如何控制回撤呢?

第一,對估值還是要有訴求的,避免過高估值的股票。第二,選擇高品質的公司。如果持有的都是高品質的公司,估值又靠譜,跌下來或是買入機會。從歷史經驗來看,A股是非常波動的市場,同時我個人偏向成長股的投資,對一定的波動我是容忍的,我希望客戶對我的投資方法和風格有一個合理認知,這樣合適的產品才能給到合適的人。

作為一個投資經理,我絕大多數的金融資產都在我自己管理的產品上。我會跟持有人站在一起,這是一個核心。如果發生波動,對我個人資產的影響會比絕大多數的持有人更大。


我們知道A股的市場波動是很大的,很多投資人如果對投資標的把握不準確的話,往往難以承受住市場波動帶來的巨大考驗。您在投資的過程中是如何看待市場波動?

關于市場波動,我給大家分享三個心得:

第一,A股對短期的變化非常重視,會給予過大的估值權重。很多行業和企業沒有太多的壁壘和護城河,但是它短期受到追捧之后,股價出現了驚人的上漲。但實際上企業價值是長期價值的貼現,我覺得這種短期的邊際變化,市場反應常常過度。

第二,足夠低的估值會給企業帶來對未來的風險補償

巴菲特曾經在90年代買入富國銀行,當時買富國銀行的時候市場出現暴跌,跌到了市盈率當時只有4倍左右,因為當時富國銀行在加州有最大的貸款風險暴露,所以市場比較擔心加州的房地產市場崩盤,但是巴菲特經過計算之后,認為估值已經提供了足夠的安全墊和風險補償,所以買完之后即使第二年加州房地產市場真的崩潰了,富國銀行的財務報表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但是由于他頭一年買的富國銀行的股票足夠低,第二年富國銀行的股票沒怎么跌,在那之后,富國銀行的股票就不斷上漲。

英國股市的最低點發生在1939、1940年,那時德國還沒有空襲倫敦,二戰的局勢還不明朗。但是因為估值足夠低,反而已經對后續的風險進行了補償。

這說明了估值低為什么如此重要,有的時候市場會有很多負面的因素和預期,甚至這些負面的因素可以兌現,但是如果估值真的足夠低,它能夠給你足夠的風險補償,其實你都是值得去投資和持有的。股市貌似向來不會等到所有的因素都明朗了之后才開始漲,所以這就是估值低對于投資最重要的邏輯。

第三,只能賺優秀企業的錢

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,優秀企業會持續創造超額收益,沒有均值回歸,所以最優的策略是合理價格買入優質企業。次優策略是以偏貴價格買入優質企業,最差的策略就是便宜的價格買入劣質公司,這也是巴菲特所說的煙蒂股,煙蒂股我現在是堅決不買了,它的相對估值跟絕對估值再便宜,我都輕易的不會去買,我也建議大家也不要再去買了。不要想去占市場便宜,比如做個波段,市場比我們更聰明,我們想占市場便宜,最后其實會被市場甩出去。

 

風險提示:

本材料非宣傳推介材料,未經博道基金事先書面同意,不得更改、傳送復印、復制或派發此報告的全部或任何部分。本材料所載的資料、工具及內容只提供給閣下作參考之用,不應被視為銷售或購買或認購任何證券或其它金融產品、票據的要約。本材料所載資料的來源及觀點的出處皆被博道認為可靠,但博道并不擔保其準確性或完整性。以往的表現不應作為日后表現的顯示及擔保。本材料所載的資料、意見及推測僅反映博道基金于最初發布此內容日期當日的判斷,可隨時未經通知而調整。本材料所述觀點可能不符合閣下特定的投資目標或投資需求,閣下并不能僅依賴此材料而取代行使獨立判斷。因使用此報告或其內容而導致的任何直接或間接損失,博道不承擔任何責任。博道基金鄭重提醒您注意投資風險,敬請認真閱讀具體產品的相關法律文件,了解產品風險等級,做好風險測評,并選擇適合自身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品種進行投資。

本材料如有引用外部機構數據或內容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本公司將善盡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權并注明出處,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刪除。